但是有是十分有效的战术,更是李林非常喜欢使_多彩网字谜图谜-多彩网3d字谜画谜图谜 

多彩网字谜图谜-多彩网3d字谜画谜图谜

但是有是十分有效的战术,更是李林非常喜欢使

    就这样,李林一路杀进了雍州安定郡,横扫各座城池,屠杀城池之内的东羌人,当然了,李林也已经发现,这的安定之内的汉人,已经刚被杀的精光了,这样更是会极其李林心中在隐藏着不想爆发出来的怒火,东羌人就更是活不了。
 
    三天,李林带领匈奴人大军,几乎打下了整个安定郡阴盘、鹑觚、乌氏、高平、朝那、彭阳郡内各做城池纷纷陷落,而现在,就剩下一座城池,那就是安定郡治所,临泾在这里,东羌人已经完全反应过来,已经疯狂的匈奴人,已经不再害怕城池这件对于胡人十分陌生的东西的阻碍,而徽里古麾下丞相雅丹,也终于发挥了一点他的头脑,竟然其余各座城池抛弃,将所有的兵马集中在拉临泾之中,并且有东羌,地位仅次于越吉元帅的副元帅,迷当作为守将,而且还有一点,就这这个成立有一个刘和以前麾下的将军,后来傻乎乎的投奔了东羌人,也就是说,眼前的临泾城里面,有人会守城,并且还有充足的兵马。
 
    李林虽然已经动了真正的怒火,但是并不是要疯狂到失去了理智,匈奴人毕竟不是什么攻城好手,只要城内又一个有脑子的人,想用这些从小就骑在马上,下了地都是罗圈腿的匈奴人去攻下一座想临泾这样一个郡治的大城,那可算是难了,所以赶紧在临泾城外三十里安营扎寨,想对策。
 
    仔细的看着眼前的地图,李林低头做何沉思者的样子,看了半天,真是没有什么可以省钱省力的办法,李林恼怒的嘀咕了一声道:“刘和!你个王八蛋,你竟然给了那些锋利的剑一把坚固的盾!”
 
    “头儿!”兰德尔走了进来,对李林施礼道。
 
    李林也没有抬头,在那里问道:“打听清楚了吗?”
 
    兰德尔立即道:“探马已经带回来消息,已经发现敌人援军踪迹!”
 
    李林眼睛一亮,立即抬头,问道:“在哪里!”说着,便将手里的地图递了过去。
 
    兰德尔立即指了指,道:“在这里!援军直奔东南而来,数量应该在两万人以上!”
 
    “好!”李林最小一挑,狠狠的一点头,表情露出了些许的兴奋…………
 
 人,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一见白色的袍子,到时跟他以前的风格十分的相似,此人还能是谁,当然是大汉辽侯李林,也是如今匈奴的真正的统治者。
 
    围点打援,这个自古以来便有的战术,但是有是十分有效的战术,更是李林非常喜欢使用的战术,屡次都给李林带来了莫大的好处,当然了,李林也是在不断变化改进着这一个战术,但是现在应对眼前的匈奴人,李林都觉得,这还需要什么变化啊!东羌人这帮的脑子没跟自己根本就没法比…………
 
    各路兵马迅速出动,而李林更是跟随去卑,带领人马到了临泾城下,看着高大的临泾城门,李林不禁叹道:“哼!果然是一个坚城啊!若不是刘和那个混蛋糊涂,竟然白白送给了东羌人,这座城池肯定是一座可以保护大汉百姓抵御胡人的屏障!”
 
    李林话语气很是平静,就好似在读课文一样,没有万分的抱怨,没有对刘和的痛恨,就是那样的平静,让一旁人根本听不出来李林如今到底是一个什么状态,李林心中不禁说道:“我尼玛还不知道呢!”
 
    “迷当!”去卑大吼一声,道:“我乃是草原上最雄壮,最英武的大匈奴部落大单于去卑!快来出来见我!”
 
    “哼!”只看城头之上出来一人,虎背熊腰,加上一声兽皮,离远了看就跟一个站起来的狮子一般,这要是上街,鸡鸭鹅看到了肯定全跑,估计是怕给抓了去。出来便是怒哼一声,指着去卑骂道:“去卑,你个奴隶坯子,竟然在此挑战我草原之王的威严,难道你就不怕死吗!还是回你的奴隶窝里去,当你的奴隶吧!”
 
    迷当的话立即引来了城头之上所有东羌士兵的嘲笑,去卑大怒,不仅是去卑,就连一旁的众兄弟也是怒不可遏,去卑立即骂道:“迷当,你个杂种,竟然敢如此辱骂与我!看我将你们全部杀光!”说着,去卑就要发怒的指挥身后士兵冲上去。
 
    “诶!”李林立即上前制止,道:“你身为大单于,这还看不出来,这孙子是在激怒你,没看到他城上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吗?就等着咱们冲上去呢,不可冲动!”说着,李林便斜眼看向了临沂的城头,去卑也是跟着李林斜眼看了过去,一看之下,去卑立即大惊,就看着那些刚才嘲笑的东羌士兵们,身子已经弯了下来,双手放在了下面,已经跟着李林打了这么久的仗,而且还是一个箭术高手的去卑,当然看得出来那些人的下面,双手定然已经将箭矢放在了弓弦之上,只要自己麾下的大军冲上去,这些人只需要支起腰来,一拉弓弦,根本不需要什么瞄准,便可以立即将箭矢射出,而那个时候,自己麾下的勇士们立即成片的倒下,去卑知道东羌人的箭法,却对不是闹着玩的,在马上都如在平地之上,更被说如今是在这城池,平坦的地面之上了。
 
    “汉人?”身边那个汉人将军也是纳闷的探出脑袋去看,看后大惊,诧异道:“莫非……莫非……此人就是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那个……那个人是谁!”迷当一听,当即怒喝着指着李林道。
 
    李林笑着对城头上的迷当还有迷当身边的汉人拱拱手,道:“好说好说,在下就是刚才迷当元帅嘴里的那一个小小的奴隶,最低贱的奴隶,最卑微的奴隶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额…………你…………”迷当都听得糊涂了,这个…………貌似是答非所问!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