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彩网字谜图谜-多彩网3d字谜画谜图谜

但见捕神方面长身袭白衣眉目间不怒自。群豪都

梁子翁双脚浑然有力,如那幻影一般不可捉摸。不过这双脚还未踢中杜杀,便被杜杀双手格挡住了,又是一番焦灼态势。
 
    “好,停手!”
 
    被这一声高喝,梁子翁与杜杀两人这才住手。
 
    原来这声令下是那祝千叶高喝而出的。旦见祝千叶双手合掌轻拍?鼓掌道:“哈哈哈,两位都是当世的绝顶高手啊。比武点到为止,还是莫要伤了和气的为好啊,两位到此为止
 
吧……”
 
    梁子翁与杜杀两人四目相视,当下停手了。“你这老怪物,几年不见,功力见长不少啊……”杜杀冲着梁子翁一笑而过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,你杜杀也很了不起啊,拳掌功夫凶猛有力,若是再打上个几回合,我也是撑不住啊……”梁子翁很是抬举杜杀,一番恭让。
 
    随后,二人纷纷一跃而下,整个地面都为之颤动。
 
    “祝庄主,我俩这番对战交手全当是给诸位助助兴了!”杜杀拱手相举,对着四周一一行礼道。
 
    不知何时,人群里面撺掇出来了六个人。这六人看上去分外眼熟,赫然便是之前与捕神交过手的梅山六怪。不过此时的他们实在是太过凄惨,六兄弟伤的伤,残的残,甚是可
 
怜。
 
    “哟,这不是那梅山六怪兄弟吗,怎么会落得个这般田地啊?”杜杀不禁讥笑了一声,忍不住的含笑道。
 
    那康安裕率先上前,额头上好大的一块臃肿淤青之处,看着这模样好似被人凌辱痛打过。“杜兄可别取笑我们六兄弟了,我们六兄弟这般模样,已经是惨不忍睹了啊……”而
 
后,康安裕转向了祝千叶,“祝庄主,祝庄主啊,你可得给我们六兄弟们做主啊……”
 
    听得康安裕的这般凄惨痛哭,祝千叶不禁上前问道:“康安裕,你们六兄弟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怎么会搞成这样?”
 
    “祝庄主,我们六兄弟全部都是被捕神所害,还请您给我们做主啊……”康安裕携带众兄弟们纷纷下跪道。
 
    “又是捕神,哼!你们放心,此番捕神若是前来,必定是死路一条!”祝千叶紧握着拳头,目光满怀着杀意,冷杀四方……
 
 第三十二章 虽万千人吾亦往矣
 
    “祝庄主,今日是木婉清身中我的七日断魂散的第五天了,我想那捕神为了救她,也就在这两日便可抵达祝家庄了。”姚千树掐指一算,估算着日子。
 
    祝千叶静坐在椅子上,双目微闭,尽情享受着微风拂面的从容清爽。
 
    一旁的杜杀却显得有些沉不住气了。“姚千树,我一直想不明白,这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历,你怎么就能轻易断言捕神会为了她孤身犯险呐?”
 
    姚千树贼眉鼠眼的探了探木台上的木婉清,经过了两天的暴晒,她那原本柔弱的身躯已然变得病怏怏的,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了。
 
    “杜杀,你不知道啊,这木婉清可是捕神的红颜知己。如今木婉清在我们的手上,那捕神为了救回木婉清,定然会奋不顾身的到此。等到那时候,便是捕神的坟墓!”姚千树
 
恶狠狠地说道。
 
    听得姚千树如此一说,那杜杀的眼光不停地在木婉清的身上打转。虽说酷刑之下,但是风貌犹存,当真是一个美人胚子。不过这再好的美女,一旦与捕神扯上了关系,当真是
 
没有什么好下场的。
 
    另一处,捕神已然经过了长途跋涉,来到了祝家庄的脚下处的一座茶亭。 茶亭内生意极好,坐满了大大小小拿着兵刃的江湖人士。说话之间,一路上遇到的武林同道渐多,都
 
是赶到祝家庄去赴英雄宴的,为的便是合力围杀捕神。
 
    “哎,你们听说了吗,现在祝家庄上可都是群雄林立,每一个角落里都埋伏下了不少的刀客杀手呢。”一人打趣闲聊道。
 
    “可不是嘛,这等阵势,也就只有祝庄主能够摆下了。恐怕捕神这番是插翅难逃了……”另一人应声道。
 
    武学之士尽管大都自负了得,却很少有人自信能够打遍天下无敌手。像捕神这等绝世高手,却是有着很多人期待与他交手,不论生死。
 
    “婉清,等着我。纵使万千余人阻拦,我也要将你救回,即便是死,我也要与你死在一起!”这是不慎心中的那一份执着信念。
 
    祝家庄人头攒动,吆喝声时起彼伏,嘈杂之音不可断绝。便在这乱成一团之中,一名小卒匆匆进来,走到北冥宗宗主姚千树的身边,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。姚千树的脸上
 
变色,问了一句话。那小卒手指门外,脸上充满惊骇和诧异的神色。姚千树赶忙上前,在祝千叶的耳边说了一句话,祝千叶的脸色也立时变了。
 
    这般一个传两个,两个传四个,四个传八个,越传越快,顷刻之间,嘈杂喧哗的大厅中寂然无声。
 
    因为每个人都听到了四个字:“捕神拜庄!”
 
    群豪心中都怦怦而跳,明知己方人多势众,众人一拥而上,立时便可将捕神乱刀分尸。但此人威名实在太大,孤身而来,显是有恃无恐,实猜不透他有什么奸险阴谋。
 
    “有请捕神入庄!”一小卒高声一喝,四下里皆无响声,一片寂然。
 
    一片寂静之中,捕神双臂摊开,飞步遨游,凌至踏来。姚千树眉头深皱,只觉此人肆无忌惮,无礼已极。
 
    但见捕神方面长身,一袭白衣,眉目间不怒自威。群豪都不约而同的看着那捕神,全无人敢大声聒噪。
 
    捕神当下一喝道:“闻道祝庄主在此祝家庄大摆英雄大宴,特此前来赴宴!”捕神的这番话语间,姚千树左手一摆,旁下小卒便退了出去,吩咐诸人随时应战。
 
    “风大哥!”虽然身居高台之上,眼皮被暴晒的臃肿,不过捕神的身影依旧还是映照在了木婉清的眼里,当下忍不住呼喊了一声。
 
    木婉清的这一声呼唤,令的捕神心如刀割。看着木婉清全身被束缚捆绑在高台之上暴晒,奄奄一息,甚是惹人垂怜。“婉清!”
 
    “你们这群狗贼,竟然如此厚颜无耻对待一个弱女子,你们还有脸在江湖之上行走吗?”愤怒交集,捕神一番破口大骂道。
 
    姚千树上前,对着捕神回应了一声:“捕神,你也别怪我们心肠狠毒,怪就怪在这个女人与你相交,她现在所受的苦,也全然是拜你所赐!”
 
    “混账!婉清,你等着,风大哥这就将你救下来!”捕神实在是不忍心再看到木婉清如此遭受苦难了。自山林之中出来至今,他还真没让木婉清跟着自己享过一天的快乐生活
 
,时刻都过着在刀尖上行走的提心吊胆的日子。
 
    “不,风大哥你别管我,他们已经布置好了陷阱,就等你往里钻呐!我不想因为救我,害得你也被他们擒住!”木婉清生命垂危之刻,想的不是别人,还是担心捕神的安危。
 
    “婉清,我一定会将你救下的。纵使你死了,我捕神有怎么能够苟活于人世间?”捕神双手拳头紧握成拳,杀意颇浓。
 
    木婉清瞧得捕神这般睥睨傲视的神态,心中又是敬仰,又是一连番的害怕。只觉得眼前的风大哥是一个天不怕、地不怕、又骄傲又有神气的男人。捕神豪迈生性,就像是一头
 
雄狮,不惧万物。可是,她又很是担心害怕,祝家庄聚集了如此多的能人强者,为的不就是捕神的项上人头吗?而她自己就是这一群人招引捕神的鱼饵,有时候她都挺恨自己的,
 
是她害了捕神……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